王立军“遗产”

2010年,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演示
手枪单手上膛动作。

 
资料图:2010年,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演示 手枪单手上膛动作。  


  王立军“遗产”

  改革开放以来,将自己的权利 滥用到极致的省级公安机关负责人,名叫王立军。

  任职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时间 间,王立军大举扩张警力,上马多个过亿元的项目,大规模“打黑”,轰轰烈烈,却有失合理 ;根究 其资金来历 ,既包括财务 预算,也包括社会捐赠,乃至区县“上供”,乃至 来自“打黑”中截留的财物。

  人、事、财三项,王立军一人之下,大权独揽。他不只 在人事任免上唯我独尊,并且 将吸金能力视为其权利 来历 之一,在经济事务上干与 社会至深,在人身权与产业 权上两层 施害。假如 说,基于省级公安机关负责人的行政权利 而发生 的“合法伤害权”尚在其自在 裁量规模 内,那么逾越其行政权利 而更深介入社会经济事务的行为,滥用其在一把手机制下的“自许权利 ”,则是畸形权利 结构结出的“恶之果”。

  重庆在薄王当政之时,公安权利 锋芒 毕露,居间的政法委低调不显。集中于“一把手”的权利 因为 自上而非自下,且短少 监督制衡,必定 唯上迫下脱缰失控,无序扩张并蚕食尽可能多的资源,客观上却绑架政府信用为其背书,蹂躏 法制,呈现浓重的人治色彩。其倾覆的直接肇因,亦不脱此特征。

  审判往后 ,王立军已囚秦城,然其背影浸染山城。怎么 直面这一“遗产”,化解王立军及其背后的权利 结构痼疾,值得我们持久 反思。——编者

  2013年2月3日,重庆北碚区蔡家组团项目。时近春节,项目暂停施工,工人们多已回家,工地冷冷清清。这是《财经》记者两年来第二次来此,如今规划中的几栋大楼已然矗立,将近竣工 。

  这处占地150亩、总建筑面积6万平米的庞大项目,全称为“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技能 中心暨光华医院工程”。这里曾是王立军最为注重 的项目,因久建不成而被责为“伊拉克战场上的烂尾楼”。

  如今大厦将成,王立军却身陷囹圄。2012年9月24日,这位重庆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因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纳贿 案四宗罪并罚,获刑15年。

  现在 ,重庆市公安体系 仍在为“去王”而努力。他在公安局门口的题字已被悄然 铲去;早年 遍布重庆市区街头的交巡警平台,许多也已撤去,为流动的交巡警车辆所取代;早年 被交巡警取代的底层 派出所,处在恢复之中;在其治下受处分的逾千名民警干部,开始了大规模的“平反”。

  然而,抹去王立军的题字容易,要完全抹去其对重庆警界的改造与流毒,是一个远未完成的任务 。

  从2008年6月到2012年2月算计 44个月里,王立军大手笔改造了重庆警界的软件和硬件。其间 ,好像 刑事技能 中心暨光华医院工程这样的项目将近30个,总投资价值数百亿元。如安在 “去王”的同时继承其“遗产”,使之不至于变成 严峻 问题,仍然是重庆市公安体系 乃至市级政府不得不面对宽和 决的难题。

  治警工程

  王立军在发动交巡警平台改革、校警改革的同时,把触手伸向很多 宣布 网络言辞 的普通市民,将之投入监狱或者劳教。他以此重塑警民关系,发明 了最快的出警速度,但也在发明 所谓群众安全指数超过95%的同时,令重庆网民上网时“路途 以目”。

  他还改造了差人 内部关系:在机构改革中,重庆市公安局所有处室、分局、支队以及派出所从副科到正处级的干部都被“就地革职 ,从头 竞聘上岗”。他将市公安局机构数从30个减为20个,机关人数从6000名紧缩 到3900名。

  2011年2月,王立军一次性撤并193个派出所,将1000多名民警调至交巡警平台。现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何挺曾预算 :一个交巡警平台固定配备 花费30多万元,每一年 运转 费用约80万元,重庆有500个平台,仅此一项一年共需花费4亿元。

  通过滥用“专人负责、一插究竟 ”的专案组模式,王立军打破原有的市局-分局-派出所的三级行政隶属模式。据《财经》记者了解,共有超过1万人进入过各种专案组,这一数字将近重庆悉数 警力的三分之一。

  适应 当时 重庆市GDP高速增加 的趋势,加之承当 的“安全 重庆”“打黑除恶”的政治任务 ,王立军对警局人事、机构和待遇改造可谓 “大手笔”:

  首要 是人数大幅添加 。王立军甫到重庆即声称 ,重庆公安占人口比例仅为0.9‰,列全国倒数,要扩展 规模。仅仅在2010年,重庆即新增差人 10800名。当他离任时,重庆市公安人数超过4万人,将近其赴渝时的2倍。这还不算数量庞大的“合同差人 ”即协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