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斯科因性侵案出庭受审,长不大的英国男孩这回要为自己的行

纽卡斯尔肯定 是英超前史 上的奇葩。在强调身体对抗的英国联赛中,纽卡却在青训上,孜孜不倦地出产技能 性球员,其间 就包括“梅西前世”的比尔兹利以及克里斯·沃德尔。不过其间 最有名的还属加斯科因

当时的加斯科因究竟 有多强?透过球迷的评价便可以得到答案——许多球迷视他为英格兰仅有 一个技能 性中场。他的传球技能 令弗格森垂涎,此外,他还凭着一己之力协助 纽卡斯尔保级。早年 有球迷是这么评价加斯科因“有时分 我看到他踢球,乃至 会想,天哪,他真的是英格兰人吗?他会不会是巴西人在英格兰的私生子?”

确实 ,他可以像巴西人一样大秀脚下花活,也能够 像英国人一样硬碰硬地进行身体对抗。但在具有 这些优势的同时,他也继承了巴西球员抛物线式的职业生涯和英国硬汉的酗酒恶习。

谈到加斯科因,许多人会联想到他在1996年意大利世界杯上的惊鸿一瞥,以及场下的荒唐 行径。正因如此,许多人将他称为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

踢球是为了忘却苦楚

1967年,作为甲壳虫乐队的狂热粉丝,这对英国爱人 将自己的儿子取名为保罗·约翰·加斯科因。一方面出于致敬甲壳虫乐队主唱约翰·列侬,另外一 方面也期望 他能成为这样的天才。

但和约翰列侬一样的是,加斯科因的童年其实不 夸姣 。

加斯科因的童年不断与死亡骚动 相伴,也许正是因为 凄惨 的童年,让成年后的加斯科因患有严峻 的精力 疾病。

加斯科因性侵案出庭受审,长不大的英国男孩这回要为自己的行

小时分 ,加斯科因和弟弟史蒂夫一同 到当地的一家商店,可他却让史蒂夫独自留在了商店里。之后,意外发生了,史蒂夫从商店跑到马路上,碰到了疾驰而来的冰激凌车。

弟弟的死让加斯科因处于强烈的负罪感傍边 ,他总是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弟弟。

“这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尸身 ,我觉得史蒂夫的死是我的错。在我的脑海里,每天都在阅历 那场车祸,每次提起这件事,我就想哭。”

死亡似乎缠上了年青 的加斯科因,在阅历 了弟弟的意外后,不久后他又和同学在工地上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叔叔遭遇意外。除此之外,在这段不堪回首的岁月里,加斯科因的父亲又不幸患上癫痫。

这段苦楚 的童年韶光 ,也让加斯科因患上了逼迫 症,其实不 时地会抽搐。他曾走漏 当时只有七岁的他在街上踢完球回家的路上,忧虑 的事竟然 是自己会不会俄然 死亡。

好在因为 足球的存在,补偿 了小加斯科因心里 的空虚,让他可以短暂地忘却死亡。

就像约翰·列侬没有意料到自己为反越战而作的歌曲“And So This Is Christmas”,意外成为了西方圣诞歌曲中经久不衰的经典名曲一样。加斯科因也没想到,为了忘却苦楚 选择踢球的他,竟然意外地成为了足球场上的“约翰”。

天才出道

在一次业余的足球比赛中,加斯科因的足球天赋被纽卡球探看到,而这位球探也毫不犹豫地为加斯科因献上一份合同。

但才智 到加斯科因的性格后,也许这位球探现已 开始懊悔 自己当初的选择了。

加斯科因性侵案出庭受审,长不大的英国男孩这回要为自己的行

虽然加斯科因加入纽卡青年队,成为了一名职业运动员,但他却短少 职业球员的自律。体重超重使他时常被俱乐部警告 ,此外,糟糕的训练情绪 也让他频频被约谈。

除了在场上问题不断之外,赛场外的加斯科因也是麻烦不断。

加斯科因性侵案出庭受审,长不大的英国男孩这回要为自己的行

他早年 因闯祸 逃逸被一对夫妻告上了法庭。而在训练期间,他还染上了赌博恶习,常常 为了玩山君 机去偷窃。

当时的纽卡主席和未来所有管理过他的俱乐部主席一样,对他是又爱又恨,称他为“没有脑子的乔治贝斯特”,垂涎他天赋的同时又无法忍耐 他乖张的性格。

加斯科因性侵案出庭受审,长不大的英国男孩这回要为自己的行

但加斯科因从心底里仍是 喜欢足球的,加斯科因曾表明 “当我踢球时,我不会抽搐也不会忧虑 死亡。”

虽然在场下劣迹斑斑,但度过自己的16岁生日后,加斯科因便以球员身份正式加入纽卡后,并且马上就协助 纽卡取得 了当年的青年足总杯冠军。

加斯科因性侵案出庭受审,长不大的英国男孩这回要为自己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