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创意为什么成了“免费午饭”

短视频在失速奔跑的同时,也逐渐暴露出了其开展过程中的灰色地带。1月24日,北京商报记者接到某短视频主播的投诉,声称自己的原创作品多次被侵权,如今正堕入投诉无门的地步。长时间以来,因为操作简略且确权、取证较难,使妥当下的短视频市场成为侵权的重灾区,再加上作品数量庞大、侵权者采纳跨平台抄袭等方式,短视频创意早已沦为成“免费的午饭”。

侵权零本钱

“我被抄袭了”,主播“嘟嘟酱啊啊啊”日前通过短视频作品对外倾诉了自己被抄袭后的愤恨。“我早年写的一首搞笑RAP竟然被抄袭,我的视频是在2018年11月14日发布的,而她的视频则是在2019年1月20日左右发布,且一个字都没有改,直接照搬。”而北京商报记者调查采访后发现,抄袭侵权早已成为短视频的痼疾,不少主播在制造出一个较高热度的短视频作品后,很快就会遭遇抄袭。

主播“夏夏”向北京商报记者表明,现在短视频平台上有好多主播其实不是通过原创作品来吸引用户,而是成为“搬运工”,直接将其他主播的热门作品拿过来,从头配音、略微剪辑一下,直接放到自己的账号上,“更为烦闷的是,当你发现自己的作品被抄袭后,去找侵权者理论,对方也只是简略说一句‘欠好意思’,很难再有其他成果”。

事实上,上一年9月,针对重点短视频平台企业存在的突出版权问题,国家版权局就曾依照冲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18”专项举动的布置组织,约谈了抖音短视频、快手、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等15家企业。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15家短视频平台就共下架删除各类涉嫌侵权盗版短视频作品57万部。均匀下来,意味着简直每天都有1万部侵权盗版短视频作品被下架删除。但不少主播认为,下架删除的大多是现已为明确侵权盗版的短视频作品,但在现阶段的平台里,还有一些主播的短视频作品被侵权后因选择简略化解而不了了之,这些作品若是也加入到前面的数字中,数量将会更加庞大。

被诉低风险

短视频成为侵权重灾区,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客观原因。首要,短视频曾在一段时间内未能明确是否可以享用著作权保护,在多位短视频主播看来,即便有人申述起因,因为没有明确的法令规则,也根本无需承当任何法令风险。

此前市场上曾有个不成文的常规,即传达5分钟以内的视频属于合理使用,这也导致短视频热度攀升后,很多简略剪辑、掐头去尾的侵权作品呈现。跟着上一年的短视频领域第一案落定,这一现象才有了规则。当时在抖音诉伙拍小视频侵略信息网络传达权案中,法院指出,涉案的15秒短视频虽然篇幅短小,但具备很强的创始性和正能量,应当属于“类电作品”遭到著作权法保护,才为短视频证明了身份。